LOL手游卡特背景故事是什么 LOL手游卡特背景故事一览

LOL手游卡特背景故事是什么呢?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LOL手游卡特背景故事一览哦!想知道的小伙伴就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作为诺克萨斯倍受尊敬的贵族家庭子嗣,卡特琳娜杜克卡奥在年幼时就发觉自己的地位高人一等。家中的妹妹卡西奥佩娅继承了母亲的政治头脑,而卡特琳娜则明显更像父亲。所以老谋深算的杜克卡奥将军将她推上了研习刀剑的道路,不靠鲁莽的蛮力,而是靠致命的精准,成为斩绝帝国敌人的利器。他是一名苛刻的导师,教导着许多学生,而且出了名的难以取悦。

于是,卡特琳娜的童年如果还称得上是童年的话几乎没有任何的善意或是休息。除了睡觉以外,她的时间全都用来考验自己的体力、灵巧、以及对痛苦的耐受,以期把自己磨砺成一柄终极兵器。她从城中最负恶名的药剂师手里偷来了许多毒药,用小剂量递增的方式在自己身上测试毒效,渐渐地锻炼出身体的耐受力,并记载了每一种毒药的效果。她在漆黑的夜里攀爬最高的塔楼,任何人都不曾发现。

她渴望为诺克萨斯贡献自己的力量,她渴望展示自己的潜力,一个为帝国和王权效力的机会。

她的第一个目标来自父亲直接的授命。当时他和自己的战团已经安营扎寨,即将准备向西方大举入侵她的任务是刺杀一位敌军小队长,一个名叫德米特里厄斯的下等无名之辈。

卡特琳娜因此愤然。她毕生的训练和才能不应该浪费在刚学会挥剑的乡巴佬身上!一个小队长算什么。所以她没有顾及被指派的目标,而是潜入敌军营地,在敌方指挥官熟睡的时候抹了他的脖子。一次完美的处决。诺克萨斯将会迎来迅速而荣耀的胜利。她的父亲也将感到自豪。

拂晓时分,脸上涂了灰泥迷彩的英雄德米特里厄斯带兵前来寻仇,狂暴地冲入她父亲的营寨。数十名诺克萨斯士兵惨遭屠戮,其中也包括将军的贴身随从。卡特琳娜的父亲勉强死里逃生。

杜克卡奥出离的愤怒让他说不出话来,甚至拒绝正眼看她的女儿。她成了他的耻辱,也是家族的耻辱。他提醒她,最伟大的刺客不会渴望承认和荣耀。他们不会盼望在主人的厅堂之上占据一席之地。

羞愧难当的卡特琳娜冲进了野外,孤身一人。她要完成最初的任务。德米特里厄斯将付出生命的代价。虽然如此,但是她仍然魂不守舍。她能够原谅自己吗?她为什么如此愚蠢?

因为卡特琳娜的失败,杜克卡奥将军派出了另一位门客解决她,一个提拔自二流刺客公会的无名畜狗。但即便在血流满面的时候,多年的严格训练还是发挥了作用,一瞬间,她就下意识地抓起了武器。

她告诉这位将军,她曾考虑过反手取下他的首级,但最后还是认定虽然她不愿承认他下令杀掉自己是正确的。她失败了。不仅枉为一名刺客,一名女儿,而且也枉为一名诺克萨斯人。

失败就必须接受后果。她用手指滑过左眼上深深的伤口,并且思考自己的狂妄自大让别人付出的代价。

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父亲的器重,而且永远都不可能挽回。他会提拔其他人取代她的位置,只是为了羞辱她。即便如此,她还是发誓要不惜代价证明自己将自己的才能重新献给帝国,成为她一直以来所向往的不祥之刃。

身后传来一声大喊。有人看到我了。我沿着宽敞的门廊向前跑,两侧的门扉一闪而过。前方是石拱门我离开这座兵营的出口。突然一整支巡逻队滑进视野中挡住去路。情况不妙。

我回身向来的方向猛冲。更多士兵向我扑过来。我的指尖开始痒痒,但人太多了。我跳进一扇门,把它关严,放下木板门闩。

刺客的刀刃只是她的众多武器之一。他的声音回响在我脑海中,经过多年的训练,它们早已挥之不去。了解下手的目标。了解动手的地点。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完成刺杀的工具。

我迅速穿过房间。这是某种战利品陈列室。经过层层加固,有一扇侧门通向后方的回廊。我身后传来盔甲碰撞橡木的声音。钢铁折页和坚固的结构应该能争取一些时间,足够让我

木头破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一把巨大的斧子咬穿了门板。前方,另一扇门也打开了,又有更多士兵涌了进来。

这些士兵们穿着诺克萨斯颜色的衣服,但戴着的家徽属于一个公开反叛崔法利的家族。他们对自己的力量太过自信,他们除了备战,居然还有时间刷漆。真可爱。

那些最前排的人慢下了前进的脚步,向两侧散开,拿好了武器。他们身后穿门而入的士兵们也同样分开包抄。他们绕着我,组成了一个经过训练的阵型。六人在前,七人在后。不好办。

他的声音又侵入我的脑海。思考要快。动作要更快。交手之前先行计划,动手之时全凭直觉。

我让一把刀刃飞了出去。它掠过棚顶的吊灯,打碎了铁链,吊灯砸到了我身后的那群士兵身上。两具尸体倒在地板上,吊灯上的蜡烛跌落下来四处翻滚,映出摇曳的影子,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循迹望去。我飞奔到距离我最近的人身边,把我的匕首插进他的肋骨。他发出呛水的声音,这是他的肺里充满了鲜血。

我从他的身体中抽出匕首,带出一阵悦耳的挤压声,然后将匕首扔向第二个吊灯。它同样砸到地面上,屋子里最后的光源熄灭了。与此同时,我侧步让到冲刺而来的士兵身旁,利用他的惯性,让他撞到从我身后冲过来的两个人身上。

警告的叫声和疑惑的喊声回荡在石墙上,他们在黑暗中挣扎着,突然不知道哪个人影是敌、哪个人影是友。

我向前猛冲,贴近地面,从匕首落地的地方将它提起。匕首命中了一个人的咽喉,然后是某人的眼睛,然后是某人的肾脏,直到一声大喊盖过了所有惨叫。

剩下的士兵跌跌撞撞地向我冲来,我闭上眼睛,感知第二把匕首的位置,将注意力向内集中,然后瞬跳。

他们看到我凭空消失,疑惑地惊叫。我落在他们身后,抓住匕首开始疾驰,切断了几个人脚踝的跟腱。我赢来了几声痛苦和惊讶的尖叫,又有三人倒地。这种感觉屡试不爽。

我反握匕首腾空而起,将一对匕首竖插进一个人的双肩,他大喊一声,我将他踢开,顺势一个后空翻。他倒在地上的同时,我将两把匕首分别扔到另外两个士兵的脸上。

一根长矛的握把打中了我的面门。我向后回弹,轻微晕眩。那个抓住我破绽的士兵将手中的长矛翻了个花,用枪头戳向我的心脏。我再度瞬跳,出现在半空中,我用手抓住一把匕首,把他从刚才那张脸上抽了出来。

一把战斧向我的肋骨挥砍过来,我勉强将进攻转换为格挡,我向后踉跄几步,金属碰撞的声音回响在我耳中。挥砍战斧的是一个身形巨大的人,他又举起了武器,我再次瞬跳到另一把匕首处。我刚把匕首抽出,另一名士兵就挥着钉头槌砸了过来,她砸碎了自己战友的头颅。钉头槌的尖刺划伤了我的手臂,见了血。

我向后翻滚,以蹲姿重回初态。依然站着的人有四个,在我面前散开。还有几个人受了伤但没咽气。所有人都在黑暗中向我窥视。显然他们现在知道要同时追踪我的匕首和我本人。

不要接受公平对决。被围困的刺客等于死的刺客。我的双眼在两个出口之间迅速掠过。

她从侧门进入。身边跟着两个贴身侍卫,每个人都举着十字弩。她一只手里拿着火把,另一只手里拿着剑。狂妄的耻笑在他嘴角上跳动。即使在黑暗中,她焕发的自信和魅力也昭然若揭。所有人都立刻看向她。

“哎呦,我实在是太失望了,”她不紧不慢地说。“如果崔法利给我派来的就只是个丑态百出的刺客,那他们一定是走投无路了。”

她的言语嘲讽被门外的脚步声出卖了。增援,来的很快。显然她之前低估了包围我所需的人数。

若已暴露,立刻遁形。永远不要与你的对手正面对抗。永远不要在别人的目击下刺杀。

我将匕首直接扔向上方。两支弩箭立刻射向匕首,他们在预判我的瞬跳。四个幸存的士兵开始冲锋。

我将另一把匕首投向士兵身后,对准我的目标。一名侍卫迈步挡在她前面,匕首牢牢嵌进他的胸甲。

我向匕首瞬跳我的惯性将刀剑刺穿那个人的盔甲,刺入了血肉。我看到了他的眼白,里面混着惊讶、痛苦和恐惧。在我身后,我听到其他人的喊叫和转身。速度值得夸奖。但还不够。

指挥官脚步慌乱地后退,举起了剑。她的反应由于惊讶而变得迟钝。我抽出匕首,向前冲击。我空下来的手抓住了他的头发,刀刃咬住她的咽喉。

又一支弩箭穿过了我刚才站的地方,但我已经走了。弩箭射中了我的目标的胸膛,我跳回了匕首所在的地方,它结束了空中的回旋,插在地上。我一只手上握着血淋淋的匕首。另一只手上是目标被割下来的头,她的表情凝固在惊愕的瞬间。

她的尸体瘫倒下去。鲜血喷溅在石板地面上。她手下的士兵僵住了,刚刚的事情令他们难以置信、惊恐错愕。

永远不要与你的对手正面对抗。永远不要在别人的目击下刺杀。那个声音在我头脑中反复念。但不知为何,现在似乎比以前安静了。我笑出声来。

我抖掉刃上的血,俯瞰面前的这些士兵。恐惧是不逊于任何匕首的武器。让他们看到。让传闻蔓延。我绝不只是死亡的器具。

以上就是关于LOL手游不祥之刃卡特琳娜传记分享的内容,让我们一起来期待这个英雄吧,喜欢这个英雄的玩家们千万不要错过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